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俞晓夫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我劝大家好自为之

2016-07-18 09:36:00 来源:雅昌艺术网作者:俞晓夫
A-A+

  

  除了安德鲁·怀斯,在当代美国所产生的艺术大师多多少少是有些水分的,往往是商业包装大于实际水平,常常会使人产生莫名其妙的感觉。

  --俞晓夫

  

  俞晓夫

  1950年 生于上海,祖籍江苏常州。1978年

  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上海油画雕塑院副院长,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美协上海分会副主席,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

  《纪念肖斯塔科维奇》

  仿佛昨天还沉浸在如歌的日子里,然而事实上,我已是五十出头的人了,也就是说,我已不能像过去那样,潇洒地用我自己的时间了,同时表明,对于时尚和年轻的一代,我已基本上没有话语权。所以,有时想直面庞大的西方现代艺术,会,明显感到有点瞎起劲。

  《鲁迅》

  《画册自画像》

  眼见我周围的一些原本很安生的画画朋友们,像浮云一样,随着西风一个个盲目地被飘走,不知怎么回事,他们会一夜间变成了红胡子,绿眉毛,内心会突然扭曲,视角变形,怎么另类怎么画;或者照式照样把美国的后现代搬过来,甚至干脆不画了,去和大自然的一棵什么树静穆对视;或者干脆把那棵树劈了。我很无奈,但一时倒也无从说起,只好“忍看朋辈成新鬼”。

  

  自从毕加索灵光一闪,偶然画出了一幅《阿维侬少女》,并马上被冠之以里程原先式的立体派对后,这世上画画的日子便开始一点点难过起来。比如那个大名鼎鼎的杜尚,其实很能画,但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将一个便池送进博物馆。包括毕加索自己,自从立体派以后,又玩出不少花头,但在我看来言不由衷,勉为其难,不太能成立,他是被自己捆绑。所以他曾以调侃的口吻主过,他是玩世不恭在和众人开玩笑哩。

  毕加索小时候其实画的并不见得好,硬要说成神童,也是差强人意。但是这样认为,其实也并不影响他作为天才的声誉,西方媒体有时也有神化权威的倾向。

  在我看来,毕加索真正得心应手的并不是立体派的画法,而是借用非洲木雕的形式,自然地流露出来的那一批作品,譬如他的一些自画像。

  毕加索的(格尔尼卡)真有那么好吗?联合国就知道?

  蒙德里是个天才的风景画家,画起来真是不输给凡高,才情四溢,完全是热情的一路,但他的艺术贡献竟然是冷抽象。难道有如此两极的双重性格,反差是不是也太大了一点?令人疑惑。有记载说他每每年开窗,总会被窗外美丽的景色所诱惑,他真想去画,但他已经不能了,因为这么做就是自己打自己嘴巴。没办法,这发明家的帽子一经戴在头上,就注定要不食人间烟火的。

  对外国现代艺术: 对中国现代艺术:

  有没有皇帝的新装? 有没有拣便当的做?

  有没有故弄玄虚? 有没有虚伪和机会主义?

  有没有欺骗上帝? 有没有“硬装斧头柄”?

  有没有讲得清的观念? 有没有无病呻吟?

  有没有人为炒作? 有没有打外国牌?

  所谓全球化,所谓资讯共享,到了中国,只有二个字,那就是依附。

  

  中国人口多,所以艺术院校招生就更多,如果清一色的去学现代艺术,什么观念、行为、胡画等等,弄的神魂颠倒,这一大批一大批的年轻学子毕业后怎么办?会不会积到一定程度有爆炸性的社会问题出现?不是危言耸听。

  画一到底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艺术发展史?至于吗?在中国至少是人为的。

  西洋油画实在是好东西,所以不容易学,在中国,需要几代人的加倍努力,眼正正值中国油画趋于成熟的时期,应该排除干扰,千万不要半途而废,黄了。我想只要真正画好了,就是中国的,这就像是足球,原本不在巴西,结果巴西人玩好了,道理很简单。

  解释前卫:如果全世界都不再画画了,唯独中国还在画,那在中国就是孤本,就是最前卫的,这就是辩证唯物史观。

  面对汹涌而入的西方强势文化,我们的文化政策常常是处在滞后的状态,所以在中国的土地上,非主流的义和团式的散兵游勇们和帮老外牵线搭桥的中外假洋鬼子真是活跃的很哩,使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常常处在尴尬境地。不得不被迫觉着应战,我就是。

  至于说到油画民族化问题,我以为这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以眼下中国人的人文环境来说这个问题,实在是标准定得太低。我想,等到中国艺术家在人格完全受到平等对待,到了那一天,就是油画民族化了。

  前卫艺术在外国是自然形成(对不对,有没有道理,暂且不说),在中国是输入。由于明显涉及意识形态,所以很容易形成政治问题。你若是听之任之吧,那也是每天被弄得鸡犬不宁。说实在的,在中国其实底子还是很薄,人的素质还有不少欠缺,最好少折腾。你若是要展开正常的批评,那就是迫害和压制,于是马上趁机来个反迫害和反压制,外国政治势力正好“乘水踏轮船”。真可谓是境地两难啊。

  中国是习惯于一面倒的,过去是一面倒向苏联,现在是一面倒向美国。说明什么?说明自己不争气,拿不出东西来,只能听凭摆布。其实,美国人摆的那个龙门阵—现代艺术在许多地方是漏洞百出,不能自圆其说,全靠霸气撑着。所以说,美国绝不是真理的全部,他的现代艺术没准走偏也说不定。我劝说大家好自为之。

  观念,是不是“枉理十八条”?或者说可以每天无中生有来?

  行为,是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像外国议会开会,用肢体语言说话?

  政治上,不断革命论已销声匿迹。

  艺术上,不断创新论正声嘶力竭。

  毛病生得重了,要动外科手术,只好先从毕加索开刀,没办法他太过于玩世不恭了。

  除了安德鲁·怀斯,在当代美国所产生的艺术大师多多少少是有些水分的,往往是商业包装大于实际水平,常常会使人产生莫名其妙的感觉。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俞晓夫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