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俞晓夫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画布上的尊严和价值----评俞晓夫的画

2007-09-05 09:32:20 来源:互联网作者:毛时安
A-A+

  俞晓夫不是那种以艺术谋生却没有一点艺术气质的艺术家;俞晓夫不是那种以利益为内驱力随波逐流的艺术家;俞晓夫不是那种还不会走就想着跑、不会画画却胡涂乱抹,穿着皇帝的新装满世界乱跑的艺术家……

  俞晓夫是那种形式上相当单纯考究而背后充满了“想法”迷宫的艺术家。他喜欢有思想的宏大的叙事性场景。在那样的戏剧空间中,总有他心驰神往的伟人在走动、在思考。在他精心而不乏幽默建构的叙事空间里,历史总是和现实进行着漫不经心又极其温柔的对话。在对话中,我们通常很难认定,是历史嵌入了现实的地表,还是现实锲入了历史的心脏。历史的沧桑和现实的穿透,像肢体藤蔓般纠缠在一起,很夸张很荒诞,同时很清醒很理智。作为现实的代言人,我们时常可以碰到面目模糊却形象肯定的画家本人,周旋在托尔斯泰、罗曼罗兰、司马迁、吴昌硕、虚谷、鲁迅们之间,为他们递茶送水,端坐闲聊,乃至共同入浴,表达着自己很人性化的敬仰和情感。

  我们这一代人对历史、对伟人的醉心崇敬,对存在、对现实的固执迷恋,总是在他的作品中以一种迷人的气质流露出来。

  俞晓夫是那种很聪明而不是那种小聪明的画家。他的聪明是一种五味交织的,把机智、智慧、狡猾、灵性、装疯卖傻、装聋作哑各种聪明要素结合起来的聪明。不信?你可以从他躲在玻璃片后的眼睛里读到我说的东西。这种聪明使他的作品不会有宏大叙事的赤膊上阵笨重不堪的通病,相反,总是那么灵动飞扬生机盎然。他的图像,看看清晰看看模糊,看看写实看看写意,让你不断将近视镜和远视镜交替戴上,视觉总是处在变幻的过程中。我们很难用一种“主义”来概括他的画风。你可以说他写实,但他总是变形。你说他变形的,但年轻时扎实的造型基本功和他观察的深入细致,使他的夸张变形总是那么恰到好处的鲜明准确传神。

  从绘画语言解读俞晓夫,晓夫是很布尔乔亚的。艺术气质高贵、华丽、精致,有条不紊从不拖泥带水。他是一个为艺术而艺术的唯美主义者。画笔在画布上,就像唯美主义的邓肯在舞蹈。但千万不要期待他会给你一份中产阶级的甜点心、下午茶。在思想底蕴上,他绝对是一个独立无羁我行我素的波西米亚人。他的灵魂时常附着在一个深邃广阔的背景上,沉思、游荡。就这样,平民气质和贵族趣味在他身上和谐地得到了统一。他年轻时读过很多书,他现在还在读那么多书。经典和思想塑造了俞晓夫。他是浮躁年代的沉潜者,是物质年代的思想者,他有着自己坚定不移的人生和艺术理想。他鄙视艺术中见风使舵的机会主义者,是艺术时尚的毫不妥协的抵抗者。谈到艺术粗鄙的时尚化价值取向,他深恶痛绝。幸亏他有乐观的天性。要不然看到今天美被撕裂,丑被张扬,定会像茨威格那样的决绝、绝望的。

  在晓夫心目中,人性最终是不可战胜的。也正是在晓夫画室里那些大大小小的画布上,我们触摸到了一颗充满人道主义的高贵情感至今仍然滚烫的心,看到了人类与生俱来的尊严和价值。

  在申窑,我曾目睹他那么全神贯注却又似乎那么漫不经心,东一笔西一划地画青花瓷瓶“鲁迅和托尔斯泰”。在瓷瓶上,他即兴写了一段话——

  画一个瓶子,内中分别有鲁迅先生和托尔斯泰伯爵。两个想拯救别人灵魂和自己灵魂的文学巨匠,一个是阿Q在今天的中国依然是满世界跑,一个是安娜至今仍然没有复活。可见,文学的作用是多么经不起世俗的拷问。

  看他写完,我的心一沉。在那个雨意绵绵的上午,我又一次感觉到了生命中的无法承受之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俞晓夫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